新闻中心 News

攻克了轴承钢,中国的高端轴承终于不再受制于人了

日期: 2019-10-08
浏览次数: 376

导读

说起轴承,它几乎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我们能想到的大多数机械设备都有它的存在,手机里的振动马达、电脑散热风扇,乃至共享单车、洗衣机、天空中的飞机、海里的舰船……凡是旋转的部分,都需要轴承,是机械设备中不可或缺的核心零部件。


而这小小的轴承看似不起眼,却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工业实力的重要标准,更被视为“高端装备的关节”。跟许多领域一样,中国在中低端轴承领域早已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和销售基地,但高端轴承却直到去年才终于有所突破。


要造出苛刻条件下工作的高端轴承,得有好钢


高铁、大飞机、重载型武器等高端装备上都有高端轴承的使用需求,而要满足高端轴承在精度、性能、寿命和可靠性等方面的要求,轴承材料的高质量和可靠性是决定性因素。


在滚动轴承的四大组成部分中,除保持器外,内、外套圈、滚动体(滚珠、滚柱或滚针)都是由轴承钢组成,而轴承钢素有“钢中之王”的称号,是钢铁生产中要求最严的钢种。


轴承钢也有很多种类,根据使用要求的不同,化学成分也不相同,其中高碳铬轴承钢占很大的比例,是制造轴承和轴承零件最常用钢种。


轴承钢的质量主要取决于以下四个因素:一是钢中的夹杂物含量、形态、分布和大小;二是钢中的碳化物含量、形态、分布和大小;三是钢中的中心疏松缩孔和中心偏析;四是轴承钢产品性能的一致性。这四个因素可以归纳为纯净度和均匀性指标。


其中,纯净度要求材料中的夹杂物尽量少,纯净度的好坏对轴承的疲劳寿命有直接影响;而均匀性则要求材料中的夹杂物和碳化物颗粒细小、弥散,这会影响到轴承制造中热处理后的变形、组织均匀性等。


攻克了轴承钢,中国的高端轴承终于不再受制于人了

高端轴承钢中均匀细小的碳化物组织和热处理后均匀分布的细小碳化物


提高轴承钢的纯净度,首先要做的就是控制钢中的氧含量,炼钢中用ppm(每百万分之一)来作为氧含量的单位,一般来说8个ppm的钢就属于好钢,而高端轴承所需要的则是5个ppm的顶级钢。此外,钛等有害元素等留在钢中易形成多棱角的夹杂物,会引起局部的应力集中,产生疲劳裂纹,也都是应该要尽力避免的。


目前,随着钢的高纯净度冶炼平台系统的完善,轴承钢纯净度有了很大的提高,夹杂物水平得到有效控制,国外发达国家的钢中氧含量已经控制在5ppm以下,所以钢中碳化物的含量、分布、大小等逐渐变成了当下制约轴承钢质量的主要因素。


有了轴承钢,中国的轴承工艺离世界顶尖水平又近了一步


一个国家轴承的需求量与国民生产总值总是保持一定的关系,而轴承钢的生产能力和水平又是轴承工业发展的关键制约因素,因而,工业发达国家历来都十分重视轴承钢的生产、质量以及研发工作。


以前,高端轴承钢的研发、制造与销售一直被美国、瑞典等国家的轴承巨头所垄断,如何获得纯净度高和均匀度好的顶级好钢,一直是这些巨头秘而不宣的核心技术,他们甚至从中国采购低端材质,最后加工成高端轴承,再以数十倍的价格卖到中国市场。


攻克了轴承钢,中国的高端轴承终于不再受制于人了

生产连铸轴承钢的连铸机


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轴承钢产量高,但质量水平低,特别在高端轴承钢方面,与国外先进水平存在很大差距,存在钢中微量杂质元素含量偏高、氧含量水平高出国际先进水平两三倍、钢中碳化物形态均匀性差等问题。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中国已成为轴承钢生产大国,攻克了诸多轴承钢生产工艺中的难点问题,比如氧含量控制在≤5ppm的世界先进水平,掌握了其内在质量控制的核心技术。


此外,炼钢过程中加入稀土,使原本优质的钢变得更加“坚强”,是解决高端轴承用钢的技术方向,这类技术原本是世界轴承巨头们的核心秘密,现在也被中国的科研人员攻克,中国的科学家们将稀土轴承钢中影响疲劳寿命的大尺寸夹杂物数量减少了50%。

攻克了轴承钢,中国的高端轴承终于不再受制于人了

中国的首批高端稀土轴承钢顺利下线


如今,中国不仅能造出高端轴承钢,而且在国际市场闯出了名堂,中国的轴承钢已经供应给瑞典、德国、日本等国,同时高端轴承钢的疲劳寿命也达到甚至超过日本和欧洲的同期水平。


有了好钢,下一步要解决的就是轴承的问题了,高端轴承研发涉及材料、设计、轴承制造装备、高精度机械加工、检测与试验等一系列技术难题,还需要接触力学、润滑理论、摩擦学、疲劳与破坏、热处理与材料组织等基础研究和交叉学科的支持,高端轴承技术具有极端的复杂性,掌握难度非常之大。


目前国产轴承,相比于进口高端轴承,在精度、轴承振动、噪声与异音、可靠性、高速性能方面还有一定差距。


攻克了轴承钢,中国的高端轴承终于不再受制于人了


高端轴承和芯片一样,都是中国必须要掌握的核心技术,虽然仍有不小的距离需要追赶,但中国在轴承领域已经有了不错的产业基础,在可预见的将来,完全有能力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END

攻克了轴承钢,中国的高端轴承终于不再受制于人了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12 - 12
公司名:沈阳北真真空科技有限公司展位号:B760优质烧结设备推荐01  VHS碳化硅反应烧结炉最高温度1800℃,工作区长度从2000mm到6000mm,适合所有碳化硅的反应烧结行业。02  VDS真空脱脂烧结一体炉为MIM粉末冶金行业专门打造的烧结设备,脱脂和烧结在一个真空炉内运行,加热及保温材料全部采用日本进口材料,质量有保证。03  VS真空烧结炉采用金属钼作为发热体,保温层采用钼反射屏,适合烧结医疗器械和钛合金材料。04 VHB高温真空钎焊炉广泛应用于镍基,铜基,银铜等焊料的钎焊工艺,适用性广,同时可以进行材料的烧结,退火等工艺。05  VNPS碳化硅无压烧结炉最高温度可达2300℃,能够保证烧结产品的密度,故障率极低。展商介绍沈阳北真真空科技有限公司是专业研发及制造真空烧结设备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产品包括真空烧结炉(温度从500℃到2400...
2019 - 12 - 12
近年来,世界各地都在积极开展新材料的开发研究,材料研究朝着各种极限状态发展,超细粉体材料就是最受关注的新材料之一。目前,对超细粉体的研究主要为制备、微观结构、宏观物性和应用等四个方面,其中超细粉体的制备技术是关键。超细粉体的制备方法很多,从物质的状态分有固相法、液相法和气相法。本文将介绍超细粉体的一些主要制备方法及进展。一、固相法固相法是一种传统的粉化工业,由于该法具有成本低、产量大、制备工艺简单易行的优点,加上近来的高能球磨、气流粉碎与分级联合方法的问世,因而在一些对粉体的纯度和粒度要求不高的地方仍然在使用。此法主要用于制备脆性材料的超细粉体。01、机械粉碎法机械粉碎就是在粉碎力的作用下,固体料块或粒子发生变形进而破裂,产生更微细的颗粒。物料的基本粉碎方式是压碎、剪碎、冲击粉碎和磨碎。粉碎极限取决于物料种类、机械应力施加方式、粉碎方法、粉碎工艺条件、粉碎环境等因素。比较典型的粉碎设备有:...
2019 - 12 - 11
近些年来,由于一些新技术的兴起,如机械合金化、粉末注射成形、温压成形、喷射成形、微波烧结、放电等离子烧结、自蔓延高温合成、烧结硬化等,使得粉末冶金材料和技术得到了各国的普遍重视,其应用也越来越广泛。一、粉末制备技术的发展粉末冶金材料和制品不断增多,质量不断提高,要求提供的粉末的种类也越来越多。为了满足对粉末的各种要求,出现了各种各样生产粉末的新方法。从过程的实质来看,现有制粉方法大体上可归纳为两大类,即机械法和物理化学法。从工业规模而言,应用最广泛的是还原法、雾化法和电解法。但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在粉末的制备过程中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1、机械合金化(MechanicalAlloying,MA)机械合金化是由 Benjamin 等提出的一种制备合金粉末的高能球磨技术。它是在高能球磨条件下,利用金属粉末混合物的反复变形、断裂、焊合、原子间相互扩散或发生固态反应形成合金粉末。机械...
2019 - 12 - 10
突破新领域  开发新市场MIM技术是目前金属零部件成型最科学的精净成型技术,可根据不同需求灵活调整各项性能指数,成功运用到汽车零部件、3C数码、医疗器械、工具锁类等多个热门领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取代CNC精加工等传统成型技术。从技术领域来看前景一片光明,但还有很大的应用空间待开发,从行业竞争角度,更需要稳定的行业技术人才,配套的优质资源以及专业的企业管理人才,不断技术创新,优化管理制度,企业才能立足于行业大潮中。 为了进一步推动MIM技术进步和产业稳步发展,加强产、学、研、用的交流与合作,为MIM产业把脉市场、防范风险、寻找突破,营造行业内创新、有序和包容式发展的良好氛围,将于2020年3月24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年度盛会“第九届上海国际注射成形高峰论坛”。论坛将邀请国内外注射成形领域的著名专家学者和知名企业家莅临演讲,与参会嘉宾们进行深度分享和互动交...
分享到:

新之联伊丽斯(上海)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上海总部 电话:4000 778 909
电邮:pmchina@unirischina.com 
广州公司 电话:020-8327 6389
电邮:pmchina@unifair.com 
版权所有 2017-2020 新之联伊丽斯(上海)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展会官微,可在线看展